郁南县 南开区 琼结县 石景山区 平安县 裕民县 渭南市 阜南县 师宗县 江山市 黑水县 彩票 海安县 丰县 台安县 灵寿县
要求员工活100岁 刘强东夫妻下午茶 首座跨断裂带大桥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 戴安娜王妃 佟丽娅陈思诚同游 黄晓明盼二胎生女

男排联赛总决赛北汽2比3被上海逆转 总分1比2落后

标签:西海 西丰县

2018-6-2 9:57:24 来源:城市新闻资讯网

  男排联赛总决赛北汽2比3被上海逆转,总分1比2落后

  沈琼奇兵多 李牧要总结

  本赛季男排联赛总决赛第三场昨天下午继续在北京光彩体育馆进行,北汽男排在2比0领先的情况下痛失好局,2比3惨遭上海男排逆转,双方系列赛大比分战成了1比2。在7场4胜的赛制下,后面4场比赛北汽男排只剩下1个主??,而上海男排握有3个主场的优势。

  对于李牧的球队来说,虽然夺冠希望依旧存在,但难度越来越大了。反观上海队,前三场比赛,沈琼挖掘出了王径一和陈龙海两大奇兵,直接拿下了两场关键的胜利。

  旗手

  库比亚克输球不输信心

  北京队和上海队之间并没有秘密可言,两队可谓知根知底。对于北京队来说,他们对上海队的优势在于新外援库比亚克的神秘,这让沈琼和他的弟子们多少有点不太适应。

  第一场比赛,库比亚克不能打,第二场比赛,波兰人打了第三局,单局拿了8分,表现相当抢眼。第三场比赛,库比亚克继续证明着自己的实力。5局比赛下来,他41次扣球拿到了23分,外加两次拦网得分,他一共得到了25分,仅次于拿下27分的江川。

  北京队引进库比亚克算得上一波三折,好不容易从日本联赛里把他临时签过来,却因为工作手续的问题缺席了第一场比赛。以他的实力和状态,如果第一场比赛出战,也许北京队在客场就能拿下对手了。

  对于库比亚克给予球队的帮助,江川看在眼里,“库比亚克来到球队后,我们和上海队的差距在缩小。”谈到库比亚克的作用,江川表示:“库比亚克是一名激情型选手,他在场上能带动全队。”

  就像第一场比赛输球后那样,输掉第三场比赛后,库比亚克依旧对球队和队友没有失去信心。在他看来,系列赛还很漫长,现在还没有到放弃的时候。“只要球队发挥好了,我们就是不可战胜的。”库比亚克说。

  舵手

  李牧希望球队做得更好

  因为总决赛之前的表现并未达到预想的效果,北京队对于双外援佩林和蒂略并不放心,所以引进了库比亚克,加强主攻实力,增加对抗上海队的筹码。

  但从前面两场比赛来看,佩林和蒂略发挥相当不错。第一场比赛,两人合砍35分。第二场比赛,两人又有25分的贡献。这样一来,李牧反倒有了幸福的烦恼。手上握着三张外援牌,可是只能有“两张”同时上??,如何换人如何调配战术,对李牧是一个考验。

  第三场比赛,李牧依旧选择的是佩林和蒂略首发,可是眼看场上效果不太好,他立即用库比亚克换下了蒂略。从场上使用来看,李牧无疑更信任库比亚克一些,当然波兰人的发挥也确实更稳定一些。后面四局比赛,库比亚克是主力,而佩林和蒂略则轮换着使用。

  算上江川,北京队这四大进攻王牌,是对抗上海队的关键。所以,尽管目前1比2落后,李牧对于球队的表现还是给予了肯定,“我们其实打得还是不错。当然,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好。”

  谈到第三场比赛,李牧认为上海队给北京队压力很大,“我们在接发球、心态方面都还有进步的空间。他们比我们放得开一些,我们一些细节没有对手做得好。”

  在第四场比赛之前,两队的一些球员都将参加全明星比赛,这也给了两队难得的休息调整时间。“先休息休息,看看录像,精神层面、技术层面都要总结。”李牧说。

  对手

  沈琼神奇换人改变比赛

  北京队为了增强实力,采取的是引进第三外援的做法。上海队也想引进第三外援,但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,没办法,沈琼只能选择内部挖潜。不得不承认,赢下的这两场比赛,他都挖出了奇兵。

  第一场比赛,上海队在主场差点输了球,是沈琼的妙手将球队从输球的边缘拉了回来。那场比赛,他用王径一打接应顶替戴卿尧,结果前者立下奇功。随后,眼见外援林内尔发挥失常,他又用戴卿尧换下他,很快便从北京队手中抢回了主动权。

  第二场比赛,上海队在光彩体育馆0比3脆败,但这并没有影响沈琼的心情和判断。算上第三场比赛前两局,上海队在光彩体育馆连输了5局,然而,关键时刻沈琼又出奇招了。

  第三场比赛第三局,沈琼换上了副攻陈龙海,这也是后者本次总决赛的第一次上??,结果,这一换人改变了场上形势,也间接改变了比赛的结果。陈龙海的上?。镏虾6幽孟铝说谌郑诘谒木趾途鍪ぞ种校铝4畹嫡耪芗危本┒釉斐闪司薮蟮穆榉场W魑幻惫ィ铝T谥淮蛄肆骄侄嗟那榭鱿拢玫搅?分。

  不管是李牧还是江川,他们都认为上海队很强大,北京队要摆平姿态去冲击对手。从沈琼三场比赛两次派上奇兵来看,上海队真的是有用之不竭的人员储备,或许,这才是他们最可怕的地方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肖万里

分享到: